帝一分分彩计划

當前位置 > 首頁 > 地市資訊 > 河南要聞 >

熱線:0371—65710329 信箱:[email protected]

拆房官員先后落馬“拆遷先進”6年未獲賠償
2019-04-18 07:12:01   來源:中國新聞網   責任編輯:鄧小強

   中新網河南新聞4月15日電(記者 吳揚)7年前,在宛城區和仲景街道辦事處官員的動員和承諾下我率先拆了房。誰曾想動員我率先拆房的官員先后落了馬,結果是我不僅一分錢補償沒拿到,反而倒貼20萬元。談起7年前...

   中新網河南新聞4月15日電(記者 吳揚)“7年前,在宛城區和仲景街道辦事處官員的動員和承諾下我率先拆了房。誰曾想動員我率先拆房的官員先后落了馬,結果是我不僅一分錢補償沒拿到,反而倒貼20萬元。”談起7年前的那次農運會拆遷,南陽市民張欣至今一臉茫然,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里。
 
  官員口頭承諾,居民率先拆遷
 
  張欣是南陽市的一個普通市民。
 
  2009年初,張欣、朱經獻等8戶市民從南陽市宛城區仲景街道辦事處泥營村方莊村民組村民手中購買了2畝多地,并在這塊地上蓋起了8間房,建筑面積有1000多平方。
 
  據介紹,當時南陽市很流行城里的市民買農民土地蓋房,和張欣同期或早于張欣在泥營村方莊組蓋房的就有四五十戶之多。因為沒有政策限制,所以一些市里或者區里官員也參與其中。
 
  “所謂的買地,其實都是租。只不過一租就是幾十年,而且是一次性付款,和買地沒什么區別。”當地一村民說。
 
  轉眼到了2011年底,此時南陽市開始為1年后在這里召開的第七屆全國農民運動會作準備。這場運動會對南陽市上下來說是件大事,各級領導都很重視。拆遷是推進農運會場館和城市配套建設的主要難題。由于第七屆全國農民運動會要興建的大部分項目都集中南陽市宛城區,這讓宛城區的上下級官員倍感壓力。
 
  為了配合市政府搞好第七屆全國農民運動會的各個建設項目,南陽市宛城區政府專門成立了“宛城區服務第七屆全國農民運動會籌備工作指揮部”,由時任區委常委、副書記黨長雙任指揮長,成員包括宛城區城鄉建設規劃局局長李德森、宛城區仲景街道黨工委書記、辦事處主任、副書記在內的涵蓋區公、檢、法、國土等部門的相關負責人。
 
  2011年11月6日,“南陽市宛城區服務第七屆全國農民運動會籌備工作指揮部”印發了《宛城區仲景街道泥營社區城中村改造工作方案》和<宛城區仲景街道泥營社區城中村改造房屋征收補償安置方案》,并于之后開始了大規模拆遷行動。
 
  張欣告訴記者,他所在的村莊拆遷工作是從2012年的四五月份開始的。最初指揮部的拆遷安排是從村前拆到村后,因阻力太大,拆遷炮車無法進村,之后指揮部又決定由后向前拆。這樣一來他和其他7戶村民合建的那棟房子就成泥營村方莊組要拆第一棟房子。當時在指揮部身兼征收組、安置組兩組組長、南陽市宛城區仲景街道辦事處黨工委副書記周書軍,宛城區城建局官員朱克儉、村干部黃保林等反復動員他拆遷,并承諾他的房子按照一層賠兩層。
 
  “對于這個承諾,仲景街道辦事處黨工委副書記周書軍還當著我的面給時任宛城區城建局局長李德森打電話,李在電話中明確表示,同意這個拆遷補償標準。”
 
  張欣告訴記者,對于指揮部的這個承諾,其他幾戶是有擔心的。但他覺得政府官員都這么說了,應該沒有問題。因此,也就沒有猶豫同意指揮部先從他們這所房子這拆起。為此,他還挨了不少罵。
 
  一位當年在指揮部工作的村干部對記者說,不要小看張欣這一表態,其實很關鍵。張欣的房子如果順利拆了,以后的折遷工作就會很順利。張欣的房子如果拆不了,接下來的工作可能會更難。
 
  這一點在泥營村拆遷指揮部和宛城區仲景辦事處分別于2013年、2014年、2015寫給南陽市宛城區政府農運會拆遷指揮部的報告中也得到了證實。
 
  2015年元月,一份落款是為“宛城區仲景辦事處”的《關于張欣、朱經獻等八戶房屋被拆未進行補償遺留問題處理意見的報告》如是寫道:
 
  “第二期(安置區)于2012年4月5日召開動員會,4月6日分組進村入戶貼公告…….,但群眾不理解、不支持、圍攻領導及工作人員,阻力很大,村組干部也不帶頭,后來指揮部幾位領導決定從方莊后排開始往前倒拆。”
 
  報告寫道:“為了以拆促遷,指揮部讓辦事處周付軍,城建局朱克儉通過社區黃保林(原泥營村治保主任、綜治辦主任。記者注)到這幾家(張欣、朱經獻等八家。記者注)協商”。“通過周付軍、朱克儉、黃保林對八戶做了大量工作,最后他們同意丈量繪圖先拆后解決。于是2012年4月27日下午,以此為突破口對方莊幾個組的折遷工作全面開始(拆除這幾戶時朱克儉、周付軍、龍達企業副經理孫書閣都在現場)報告原注]。
 
  報告還特別強調:“可以說泥營真正拆遷是從這點開始打開局面的,到2012年5月30日第三期開始時方莊三個組拆遷工作基本結束。此時距農運正式開始不足四個月。”
 
  拆千戶:“倒貼20萬元未獲分文補償,官員勸我去上訪”
 
  “起初,我并沒有在意補償的事。心想政府即然答應了肯定會給的,早一天晚一天無所謂的。”張欣說,后來他發現情況不對勁:
 
  和他們(張欣等)情況相同,占地面積達1488平米的“油田燒烤店”賠了,他們(張欣等)被拆的房子沒賠;
 
  和他們(張欣等)情況相同,占地面積1342平方的“汽修廠”賠了,他們(張鐵等)的房子依然沒賠;
 
  方莊一組的一座空院也賠了,他們(張欣等)的房子還是沒賠。
 
  整個泥營村類似他們(張欣等)這樣的房子都賠了,他們(張欣等)房子依然沒有獲得一分錢的補償。
 
  張欣告訴記者,看到別人的房子都獲得了賠償,和他合作共同蓋了這所房子的其他村民不愿意了,指責他當初就不該聽信仲景辦事處書記周付軍等人話,那么快就把房子拆了。否則,不會到現在也拿不到補償。
 
  “在其他幾戶村民的催促下,我只好去找指揮部,找周付軍、朱克儉等。但他們又把這事又推給了原宛城區城建局長、后升任副區長李德森,并說,賠償的事只要李同意了一切都好辦。”
 
  張欣稱,起初找到李德森時,李對他說,讓他拿20萬元給村里,這就等于他們從村里買下了土地,然后再給補償。他照李德森的話做了,給村里了20萬元,村里也把這筆錢分給了村民。但補償問題依然沒解決。
 
  再后來他找李德森,李直接表示,他解決不了此事。
 
  “不行,你就上訪吧!”李德森這樣勸他。
 
  張欣對記者說,如今讓他絕望的是,在他尋求拆遷補償這段時間里,曾經動員他拆遷的宛城區城建局官員朱克儉跳樓自殺了,時任村民組組長徐國順因貪腐被判刑5年,仲景街道辦事處黨工委副書周書軍因貪腐獲刑8年,最后一個了解他拆遷情況原宛城區城建局局長后升任宛城區副區長的李德森于2018年6月份也因貪腐問題被紀委帶走后,便杳無音信。
 
  “現在我連找的人都沒有了?!”
 
  仲景辦事處否認前期報告稱補償已到位
 
  據了解,對于張欣等人反映的拆遷補償部問題,宛城區仲景街道辦事處也曾試圖及早解決。
 
  早在2013年12月,一份落款為“泥營城中村改造指揮部”寫給宛城區拆遷指揮的報告,在肯定了張欣等人率先同意拆除房屋對推動農運會配套項目建設所作的貢獻外,特別指出:“張欣、朱經獻等8戶房屋拆除后,多次到指揮部找周付軍、朱克儉、黃保林說;我們積極配合,帶頭先拆,還遭到別的群眾謾罵。要求按照現場丈量情況,依據方案補償。我們也多次向指揮部領導及城建局領導匯報情況,一年多了,一直沒有解決。現在這幾戶情緒比較激動,為了穩定大局,作好拆遷善后工作,請領導盡快研究解決辦法,使這幾戶村民情緒得以穩定,防止上訪事件發生。”
 
  泥營城中村改造指揮部是由宛城區仲景辦事處牽頭成立的臨時進辦事機構。
 
  2014年7月,落款為“宛城區仲景辦事處”寫給宛城區指揮部“關于張欣朱經獻等八戶房屋征收遺留問題處理意見的報告”中,除了重復張欣、朱經獻等8戶村民率先拆房對推進農運會項目建設的積極作用外,還提出了解決問題的具體建議。
 
  該報告如是寫道:“根據我們近段做工作的情況,參照其他區域對類似問題的處理辦法,我們建議:按照丈量尺寸,建房部分按一層置換房屋,院內未建部分按每平方810元現金補補償。”
 
  2015年元月,落款為“宛城區仲景辦事處”的“關于張欣、朱經獻等八戶房屋被拆未進行補償遺留問題處理意見的報告”再次催促區指揮部盡快解決張欣等人的拆遷補償問題。
 
  和之前報告不同的是,這份報告除了再次肯定張欣、朱經獻等8戶村民率先同意拆房對農運會建設的積極作用外,還特別指出,當時工作人員是根據李德森局長的指示做的工作,并列舉了拆房時的官方見證人。該報告還提到了張欣給村里交錢分給村民的情況。
 
  該報告最后建議:“1由原丈量工作組按照丈量尺寸,建房部分按一層置換房屋,院內未建部分按每平方845元補償。企業按空地征地的款項由企業收回。”
 
  該報告和上一份報告還有一點不同的是,空地補償標準比上一份報告每平米多了30元。
 
  對于上述報告的真實性,南陽市宛城區仲景街道辦事處原黨工委書記、現任南陽市宛城區發改委主任王文華表示認可。王文華告訴記者,他任仲景辦事處黨工委書記時,積極促進張欣等人拆遷補償問題的解決,但始終沒有得到區指揮的回應。他也不知道問題出在什么地方。
 
  但代表南陽市宛城區仲景街道辦事處接受記者采訪的現任辦事處馬副主任,對張欣等人反映情況并不認可。馬副主任表示,據他了解的情況,拆遷補償是補給土地的主人,張欣等人所說的那塊地補償已經給了這塊的村民,有村民的簽字。因此不存在給張欣等人的補償問題。
 
  馬副主任同時對上述幾份落款為“宛城區仲景辦事處”報告的真實性表示懷疑,強調:“這些報告都沒有蓋辦事處的章。”
 
  當記者告知馬副主任,宛城區仲景辦事處原黨工委書記對這些報告表示認可時,馬副主任張了張觜沒有再說什么。
 
  發稿前記者再次致電馬副主任,馬稱自己經不再管此事了,具體誰在管可以幫你問一下。(完)

推薦閱讀

熱門推薦

新聞點擊排行榜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豫ICP備18021283號-1
广东时时账号注册 彩票浙江6十1走势图 双色球开机号和试机号今天查询 体彩e球彩的购彩技巧 登录北京时时官网 网上怎么买排列五 加拿大西pc28开奖结果 我的彩票 江苏体彩预测镇江猴子 最新时时新闻